誰割耳朵永遠成謎?囚禁梵谷魂 美到心碎的亞耳

梵谷在這裡爆發創作熱情,也幾度失心瘋,不知是他自己割下耳朵、也有好友高更取下梵谷耳朵一說,關於傷害罪的糾紛交給專家和歷史定奪。

誰割耳朵永遠成謎?囚禁梵谷魂 美到心碎的亞耳

亞耳(Arles)離亞維儂兩小站,搭法國版台鐵TER約莫20分鐘可以抵達。實際用腳走才發現亞耳多麼威,橫豎兩條主幹道,每條15分鐘可以走完,但每個點都可以讓人留連好久。

alt
alt
alt

小而美就是這個意思吧!得分兩篇交代,整死人的好玩呀,亞耳您真內行(?)本來想講麻雀衰小內臟俱全這老話,但是亞耳可是容得下牛和古代競技場的好食景點,拿麻雀來比有點詭異了。

鬥牛士和南方風情的明信片填滿街景,已經被批過怎麼可以看這種血淋淋殘忍活動,暴力控如我心還是忍不住癢起來,請網路警察和動保團體不要抓,只是心癢而已嘛。

alt

到了一個景點先找遊客中心(Office de Tourism),法國遊客中心都訓練有素,不管何時詢問他們都很有耐心、笑咪咪的,解說完畢詢問客從何處來,回答Taiwan也永遠都聽的懂,我從剛開始驚訝、到最後見怪不怪。

共和國廣場(Place de la Republique)和方尖碑,後頭是市政廳(Hôtel de Ville),右邊這棟雕刻很漂亮的是聖托菲姆教堂(St Trophime)。

alt
alt
alt
alt

穿過廣場改走東西向的路,沒一會就到了古代劇場(Theatre antique),看起來施工中的樣子,沒有進去,只走公園耗卡路里。

前往古代競技場(Amphitheatre)的路上,幽微雅致的小巷。

alt
alt
alt

一路上看到許多這個招牌,上面那隻狼?狗?的吉祥物,在南法各個車站也都有喔!亞維儂高鐵站TGV也有一大隻,看一眼就想貼上去的沁涼藍!亞耳7月的攝影節來著,整個城市都是攝影展的展場,有不同的票券可以買,想當然爾我都看免費展場,看照片還不明白嗎XD

alt
alt

免費展場裡拍照仍有規定,但展場外就盡情拍攝了,這個藝術家好幽默,我愛。

alt

不知道是不是新畫上去的,顏料看起來很新。我身邊幾枚朋友是這款,我只背一台就覺得肌肉好傷,身體孱弱沒本事扛。

alt
alt

梵谷住過的療養院(Espace Van Gogh) ,大量創作和失去耳朵的自畫像,讓這個小城因為梵谷名聞遐邇,療養院有畫作和實景對照。

梵谷在這裡爆發創作熱情,也幾度失心瘋,不知是他自己割下耳朵、也有好友高更取下梵谷耳朵一說,關於傷害罪的糾紛交給專家和歷史定奪。在亞耳結束生命的梵谷魂,就這樣囚禁在濃烈的風景中。

在美景旁邊亂拍別人,即是變態要做的事之一。亂玩白平衡和曝光,拍出來的孩子都好萌。

alt
alt
alt
alt

兩小無猜+小電燈泡,綿軟柔亮的金髮讓人咬手帕。

另外推內部無法拍照的Musée Reattu,這博物館裡有很多畢卡索的手稿,塗鴉控和畢卡索迷會發狂的。

這家博物館廁所和茶水間,也處處是小東西,模仿隆河(Rhône)流過的水域影像作品,讓人玩剪影自拍的鏡子設計,不只有冠冕堂皇之處才有藝術,是間又小又值得逛的博物館。

alt

古代競技場(Amphitheatre)太有梗,為她來了亞耳兩次,放下一篇介紹。

「七八月期間每週有兩次鬥牛秀喔!」看到文宣就手刀空出一天,原本的景點不知道被砍到哪裡去,誰叫這小城太好玩了,不吃回頭草會遭天譴。(亞耳看鬥牛!衝撞觀眾席 人牛比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