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機隨街停 變形金剛在巴黎

陰天讓巴黎看起來很淒慘,羅浮宮也無法倖免。算了有拍到一兩天藍天就夠,總沒有天天過年的。

盡信書不如無書,旅遊書是舊的資訊我沒有double check官網,今天休館,樂得撲空。

觀光客通常都有經典的掀起羅浮宮的頭蓋/手抓三角形紀念照,明明很想拍但是守住背包客的最後一道尊嚴與防線,咬手帕放棄。

以前看人寫遊記,無法理解寫幾句就PO文的心態,落幾句原文地名好像就形勢比人強?但自己出國終於懂了,我房間可說是汗牛充棟但絕非兩腳書櫥的命,加上沒有漢字沒有英文的環境,已經進入不查資料也理所當然的厚臉皮+流水帳境界。逛到第三天,習慣到處都有這種騎馬的、有門的景點,見怪不怪。

羅浮宮前直直走,有卡賽爾凱旋門(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裝飾美術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流行與織物美術館(Musée de la Mode et du Textile),但沒有走到協和廣場跟斷頭台。

羅浮宮旁的俗氣樂園,浪漫的驚悚的一個也不少,在摩天輪和刺激器材的高調廣告之下,年輕人都被吸引過去,跟鮭魚回游一樣,在這種共通的景點裡找到童年和家鄉。

看起來和台灣差不多的糖果攤,店員搬貨補貨頗粗糙,不曉得味道如何。

射擊遊戲的獎勵品,癱瘓的獅子比較像病貓,不大像尬車的香車美人。

羅浮宮對面的瑞加納酒店 (Regina Hotel),隨便睡一晚都要台幣上萬塊起跳。

雙層旅遊巴士,但這三天已經慢慢習慣地鐵的移動方式,只能說有緣再相見囉。

民宿在亨利四世大道(Boulevard Henri IV)旁邊,折過去聖安東尼大道(Rue Saint-Antoine)街拍兼逛街。水果店充滿沒看過的品種,兒童器材不知所云矗立路中,舊式氣派建築和新穎多彩的元素輝映,巴黎人不驕傲也難。

有關建築和城市格局的「巴黎大改造」我也是查書,連上《安朵的巴黎慢慢走》資料,有興趣的人自行右轉進階閱讀。

民宿附近的聖保羅藝術村,彎進去時已經關門,只能看看櫥窗和塗鴉,不能進每一間工作室,只有明後天再來,賣乖說我的混法國三大寶「Bonjour」(你好)、「Au revoir」(再見)、「Merci beaucoup」(非常感謝你)。

第一天到巴黎看到滿街的三輪車和各式重機嚇一跳,還看到有BMW出產的呢!是載客還是自用根本搞不清楚來著。

運輸嬰兒車,送禮自用兩相宜。

巴黎重機滿街停,為什麼不見小混混來破壞?是車主特別大勢?車子都有長眼睛的?

博派狂派變身大戰,不是梅根福克斯或蘿西杭亭頓就得小心火燭,最好識相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