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雄賀歲 鬼屋跨年

事滿心窄,離開滿是思緒的日常生活,到鄉下去放空。高調強打跨年行,到了現場卻極其低調並滿腳滑溜,齒顫腿抖。何也?沒想到2010年跨年天要在嘉義賀歲,於民雄鬼屋跨年。

民雄鬼屋的故事版本有幾,行前沒看半個,做功課泰半不是我的責任。午後的民雄已像幽靈城,所有人自動從馬路上蒸發,難得碰見一人趕緊操著虛弱的台語問路,靠著「嘿喔」、「哉啦」、「安內喔」基本台語單字和狀聲詞裝腔做勢,暗自希望好心人不要欺負討人厭的北部佬,其實指引給我一條賣身做雞去的康莊大道。

感謝善良的民雄人指點迷津,摸索鑽入羊腸小徑旁的雞腸小路,斑駁磚牆和疑似「你要粗工嗎」的豪放噴漆藝術歡迎您來到鬼屋。門口已有一剛停下的TOYOTA在陽光下黑金閃閃意氣風發,人群在一旁探頭探腦裹足不前,別笑,到了這裡變俗仔很正常。

拎相機憋了氣往前殺(歐當然是有人領著請不要找我當嚮導),越往前走身體不自覺拱起呈備戰狀態。那些樹直的橫的勾的刺的悽的慘的亂長,真有他媽的鬼樣,讓人想起小時候在被窩裡看的那些中式竹林鬼話,橫躺在地的樹枝千萬不能跨過,一跨過去就等著被從腳到頭叉穿舉到空中,許你個血肉模糊,哈利波特裡的渾拚柳就親切的多,只不過打打小朋友屁股和把車摔爛而已呀。

更經典的樹況在鬼屋的本身。走到陰森小徑的盡頭就可看見巍峨的鬼屋,中西風混合的樓閣在當時其實是好額人住的地方,好像可以看到黑白懷舊老片上演,穿蘿莉服的女生在屋子周圍打掃的模樣。老屋氣派的線條在接近窗櫺和屋頂處崩壞,像被巨人嬰孩咬破的薑餅屋,破壞力來自屋旁一張牙舞爪的老樹。這樹以八爪魚、蜘蛛精的姿態,緊緊將盤根錯節的根系及枝椏插在老屋每個孔隙,地上滿是大大塊的屋頂和牆壁崩裂物,想必是在老樹妖分解作用和地牛的翻身派對之後安眠於此。

歲月給了老樹妖可怕的力量,不只威脅了老屋,也威脅了到此地的訪客。鼓起勇氣鑽進鑽出,抬頭一看,主要的屋子骨幹都已龜裂,感覺隨時會天降隕石,腿不軟很難。(危險動作請勿模仿,出入現場請負責自身安全)要是民雄鬼屋故事有多個版本,我一定最相信樹精版,沒有的話也要自創一個。

其他恐怖景致條列如下,斷頭的雕像、差點沒頭的雕像、被遺棄的無敵鐵金鋼,不是它們不陰,只是它們不夠力,是對我來說樹妖印象實在太過強大,躲(想像中的)落石太過驚慌,其他重點都記不清了。→也不能臭屁,被扔下來一個人拍照時,恐懼還是拔山倒樹而來,蓋雞皮疙瘩也,獨處沒幾秒即悽厲呼喚貼身護法,拜託拜託不要丟下我一個,反正就是一枚正常的,拜訪民雄鬼屋會怕的俗仔。

晚上回到新港板頭村,當地人說一旁的鬼屋咖啡好喝,有興趣的人不妨去吃點東西、有系統的學東學西,或是像這樣純粹有個好玩的摸鬼回憶,也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