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招潮謝迎客,走跳七股high~濕身!

聽到台南七股,腦中關鍵字就會彈出潟湖、虱目魚、黑面琵鷺,如何在耳熟能詳的老地方道地走一回?二字秘絕在此,「濕身」就對了。

怎麼個濕身法?你可以暴力破解虱目魚,滿身魚鱗和血水;坐船逛潟湖,鹹風和海水敷臉;在毫不客氣的七股太陽下,汗漬滿襟當香妃;幸運遇上非典型的七股天氣,陰風刮臉暴雨狂瀉,雨衣內外都濕到變透明,放棄海灘褲和拖鞋搭配之外的可能性。

不是非濕不可,但不濕就少了點什麼東西。

這樣老實的心得,會讓辛苦做生意的七股單位和店家傻眼吧,虱目魚達人汗伯、台灣鹽博物館和藍色招潮謝民宿,為了雨天備案忙爆肝的七股好人們,聽小孩子(?)亂講瞪輕一點阿。

「藍色招潮謝民宿」的謝可不是錯字,最後一字為算筆劃得來,有學問呢。主人許佳琪的正職是北門社區大學員工,副業才是七股海岸保護協會會員和民宿管理。她用正職的薪水養活自己先,其餘時間參與協會環境保護活動和媒體宣傳,每個週末再殺回民宿,拎著嗷嗷待哺的客人跑行程、當解說、發明自創虱目魚料理,讓民宿的水電食材等開銷能打平。

這絕對不是一般人想像「做兩天休五天」爽到歪掉的民宿老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攏總做,談何容易?外型和口氣都豪邁的佳琪,嘴巴上說不要阿好累,身體卻頗誠實為七股這個地方服務到底。

慘不忍睹的魚乾物語活動,讓你體驗親手持奪魂鋸,將虱目魚從天靈蓋直線劈開到下巴。年輕世代沒殺魚者甚眾,症狀輕微者尖聲喊阿彌陀佛我會愛惜食物和我的工作,重症者則有臉部慘白、靠近案發現場會腿軟的症狀,是個不體驗可惜,但茹素和害怕殺生者千萬別碰的經典款遊戲。

曬魚乾和殺魚教學都是75歲的虱目魚達人汗伯包辦,曝曬這種事情,天氣晴成功曬成魚乾、天氣潮濕就變鹹魚,一翻兩瞪眼的結果得跟遊客事先說明,他不但要幫支離破碎的半成品收尾,還要在魚浸鹽水醃漬的等待時間裡,開放K歌坊和老婆,陪年輕人唱周杰倫的《青花瓷》,汗伯母完美的那卡西式聲線,連鄧福如都會投降呢。

汗伯母除了歌手的正職之外(誤),負責帶遊客出海採蚵、挖蚵,也在深度之旅擔當大廚,炭烤原汁蚵仔和虱目魚,鮮甜好滋味每次出爐都秒殺。

黑面琵鷺博物館裡面充滿著大體老師,這些因2002年肉毒桿菌事件過世而捐出的黑面琵鷺遺骸,基於大愛而永存於博物館的優美姿態,提醒我們毋忘環境保育。

台灣鹽博物館介紹台灣鹽業、七股的故事和風景。解說員林阿伯特有趣,他以老鹽工的身分靈活地解釋鹽的前世今生,超健談又帶有韻律的肢體動作,頗符合年輕人的喜好。聽到我們營隊男女混團住民宿,立刻跳腳叫「好好喔~」,年紀一把了還在胡思亂想,令人笑到淚崩。

清爽歡樂的七股裡,還是有沉重的議題。因為上游水庫攔截泥沙,逐漸後退的沿海潟湖,影響生態、漁民生計和我們的食物結構,民間自主發起的竹枝護沙,雖然速度緩慢,但是能維持議題熱度,現在還有台江國家公園加持,能吸引政府關注。

「但是當它真正關心的時候,你也要擔心!」佳琪舉例,因政府太重視科技發展而建設的水庫和工業區,造成環境和生態變化,使用昂貴的消波塊亡羊補牢,所有的實質費用和無形成本,都是全民買單。

雖然有鳥友、海鮮控、國營事業迷,以及每逢季節、營隊而來的背包客等客群,七股在回客率上還是有諸多困難。

各團體會用自己想要的方式走過七股,不一定想花時間了解七股的多重樣貌;社大和協會的系統式導覽被協辦的業者學去半套,自立門戶成為淺薄不吸引人的內容,砸壞招牌,讓民眾覺得「這裡就是醬子而已」。

平價虱目魚料理、美食DIY是很好的觀光品項,但對多數業者來說難以達成。居民為了生存開起高價的餐廳,對遊客來說門檻高,而且料理作法一致無新意;計畫在戶外進行的美食DIY和相關行程,一到下雨天都得回收進室內做,業者除了要有雨天備案和備料,更擔心顧客掃興而影響對七股的觀感。

跟所有老化社區一樣,七股的人口凋零和體制接班暫時都是無解的問題。老年人覺得少年郎去城市才是有發展,人口猛地外移;真有外來人進來時,像佳琪這樣傾聽當地聲音、能做事的還在少數,很多飽讀詩書、志氣高昂的青年想著「我要來做點事」就侵入社區。同樣是北門社大的員工藍美惠,看過很多「來硬的」社造人,最後都無法融入而淡出。

到七股,你會知道虱目魚不只是「那個刺很多的海鮮」;沙洲可能現在給你挖螃蟹、幾年後就不見;帶著腔調的老人家除了傳授技藝和導覽外,也喜歡聽年輕人住民宿的故事,或是陪你唱周賊輪的「青蛙池」。

在這裡,社造人、環保人、生態人、民宿主人可以是一體,毫不保留地批判主流體制;在討論氣氛太肅殺的時候,把心愛的狗狗帶出場搞笑玩親親,人狗比賽誰的笑容誠懇,然後回到角落之後,仍然持續寧靜革命。

(相關網站連結:北門社區大學七股海岸保護協會藍色招潮謝民宿台灣鹽博物館台江國家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