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山羌躍魚飛 東岳部落瀟灑走一回

熱天裡到溪裡泡腳,或許會遇到山羌對你微笑;曾經是外地遊子才會有的溫馨飛魚便當,現在每個人都有福享用;在蛇形一樣的山林步道,有猛男教練摟著腰、教你如何箭中靶心。

東岳部落在宜蘭東澳,日據時代開始和外界大量接觸,之後進入漢人為主的主流體制當公務人員者甚眾,也讓社區逐漸與平地人同化。

舊時原住民式的居住環境比較隨性,難免給外人不衛生的形象,90年代東岳從整理家園開始社區營造。加上黑潮帶來的飛魚、婆婆媽媽們的傳統編織跟木工、乾淨山林種植健康作物,發展讓社區意識凝聚,把部落好物推出去、拉遊客進來的吸引力法則。

滿漢全席不稀奇,嘗嘗「平原」料理吧!原住民料理加上平地口味的整合,怎麼變化都饒富興味。加了馬告的雞湯,不嗆,但香的噴嘴;香蕉飯是香蕉和糯米下去打拌製作,嘗起來有童年時那種糖果的Q勁和甜味。

飛魚小炒原本是部落做給外地遊子的愛心便當,現在加了辣椒熱炒,甘甜微辛任你配飯。只要事先預訂,都可以在東岳享受徹頭徹尾的「山珍」、「海味」。

蛇山步道長2公里,因為形狀似蛇而聞名,整途一個勁的緩坡,爬起來不是特別累,但包準香汗淋漓。中途有一射箭場,遊客都摩拳霍霍向箭弓,先緩緩,讓猛男教練展示先~

基於科學無法解釋的理由,很多原住民男孩都帥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境界,黝黑的皮膚、深邃的輪廓、濃密的毛髮、緊實的肌肉,每回到部落玩耍都不管三七二十一假裝沒男友再說。

扣除被帥教練摟腰的部分,射箭之於我就不是那麼好玩的活動。指頭如鉗子般使勁還是拉不太住繩子,射程只比嬰兒尿尿遠一點,只好遙望其他人,一放手標靶就發出「鄧!」聲音加上抖動的箭末,那種銳不可檔的氣魄。

步道上的瞭望台,由竹子和木頭搭成、隨著光陰而陳舊的氣息和味道,每次至多2人登頂,涼風灌頂還有明信片般的海景,趁還能上去時看看吧。

東岳步道的狀態原始,環境保育的成果豐碩,聽說這陣子天熱,有人目睹山羌也跟著泡泉水,要是有幸遇上這款受保護的珍稀物種,記得別嚇到牠,對視而笑之後揮揮手送牠走喔。

部落這裡還有體制傳承的問題要處理,現在只要聽說年輕人可能回鄉,協會的幹部都會手刀衝去,三顧茅蘆個徹底。解說員和廚房媽媽們每次帶團都很認真,把原住民和大自然那種溫暖的念力,灌注在解說和料理裡。

沒有鋪張的設備,只有天然的料理、泥土的氣味,還有拉弓放弦時彈起的那陣灰。原始簡單、清爽醒腦,東岳部落值得瀟灑走一回。(東岳部落無名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