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劇團後勢大發 亞維儂謝幕期待下次繁華

來台灣劇院看最後一眼,裝箱的帥哥們開門,讓拍劇院收工情況,他們也將回到巴黎或其他城市工作,等待下個亞維儂藝術節來臨。

幸運當了2012亞維儂藝術節跟屁蟲,系列文章以後都在這個分類裡頭,很虛榮的取了「2012亞維儂紀實」的名稱,不只讓戲劇控們,自己也可以拿出來吮指回味。(→不要臉中)

行程後半,每天都出門到虛脫才回宿舍,遊記不說,看戲心得預計回台還要寫六七篇,先寫台灣團收工概況,為戲劇節收尾。

自由擊上街宣傳頗有效果,普羅旺斯報給予表演4顆星的評價,在7月26日衝到第二名票房,並且榮登最邪門/八字最重寶座,演出期間劇院燈管爆掉兩次,只能說他們擊鼓真的太嗨了,看不到的朋友也來同樂。

最後一場上演之前,自由擊小麥色辣妹太陽上街宣傳,到最後一秒都不鬆懈。

聽說以往藝術節最後一週票房不大好看,觀光客差不多散去,亞維儂又恢復人去樓空。台灣團今年逆勢成長,宣傳戰在後期發揮功用,每團都有一定程度的漲勢。

莫比斯首場演出迎祖靈,最末場也有送祖靈儀式,聽說氣氛感人,沒參加到有點小遺憾,謝謝祖靈庇佑,莫比斯票房一直很不錯唷。

他們也有漫畫記者Holtrop加持,畫了好可愛的圖,柏廷的西裝吊人樣子大發!教皇宮之役裡,柏廷本來為西裝不夠顯眼小小遺憾,但漫畫裡現代西裝和傳統妝容的對比就非常明顯,恭喜入鏡!

全員出動的表演時間是宿舍無人防守的脆弱時刻,莫比斯中獎遭竊,成員損失了錢包筆電,在世界級的犯罪平台留下一筆,是2012亞維儂的話外話。

票房一直很好的水影舞集,端了燉肉給巴文中心,是台式紅燒牛肉喔(流口水)

在藝術節後期每團輪流請客,或送愛心便當或辦趴,感謝巴文中心各位的辛勞,期望能在歐洲各大城市和藝術節,再續前緣。

毛梯家的趴替,雪甄除了生物讀的好、表演很行,連做菜都很強,這女生怎麼回事啊(→顯示此文作者為廢物)

《黑白過》接下來會到九月的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祝他們順利。

三缺一劇團《男孩》以同業口碑為主,偶戲專業群眾較多,後期很多同行,一個推薦一個進戲院,來看討論家庭議題的男孩,有什麼跨文化的交流和合作可能。

製作人鄭成功分享,完全抽離台灣環境的磨練非常難得。

團員從一人尬三四個事,到亞維儂來只能專心做好男孩這件事;每天花很多時間討論,看別的戲裡討論為什麼別人大賣/不賣;因為不是賣戲給戲院,必須自己做宣傳,自負盈虧和生活開銷,重新安排生活、到同事集體住宿,每個環節都是挑戰。

聽說以全數都是新團(沒有來過亞維儂藝術節)的情況下,能有節節高升的票房,是台灣團少見的經驗。

法國時間7月28日晚上,各團連夜整理搬運,將道具連同千金萬金都換不來的亞維儂經驗,打包收工。

7月29日上午的市民大道和廣場,同樣是假日,藝術節結束的第二天,就像電器拔離插座一樣,恢復冷靜。

到處都能看見被拆除的海報,商店大街也是冷冷清清的。

水影娃娃拖著行李,好Q啊!各團離開,前進尼斯、亞耳、巴黎,玩樂後搭車搭機,這才是他們放鬆犒賞自己的時刻。

有些人玩幾天後就回台灣,有些人轉去別的國家觀光、參展、留學,每個人都走上自己的旅程。

雕像源源不絕供應泉水,原本還笑他們朝九晚五,超過時間就不爽給水,在藝術節撤走後,只剩下他們維持亞維儂的運作。

來台灣劇院看最後一眼,裝箱的帥哥們開門,讓拍劇院收工情況,他們也將回到巴黎或其他城市工作,等待下個亞維儂藝術節來臨。

開始跟結束都有他,劇院的鐵絲娃娃靜待角落裡,看著每次藝術節的來去,和泉水雕像一起,等待這個城市每年一次的繁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