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低胸得殺!台灣蠻牛 浴血亞維儂

法國時間7月6日下午五點開始,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都在亞維儂藝術節(Le Festival d'Avignon)大遊行。

這不是遊行,是鬥蟋蟀、鬥雞,競技場外觀眾看熱鬧,競技場裡選手只想把彼此牙齒打落地。

台灣團隊集合,最後戰略排演,毛梯劇團是投影和數位互動表演,做了對話框上街。

三缺一的男孩也來了,今天派出娃娃男和Q毛男出征。

水影舞集不用踩三寸金蓮,傳統服裝一出來就囂張,舞者的渾然天成的霸氣。

前進市民大道,台灣遊客就甘心,準備陪罰站N小時。

迎面走走,遇到出發的先鋒部隊,靠邊走把場子讓給別人。

在這裡帥是沒有用的,要有料才行。

在優質演員熱心排練下,出發到現在一直自我感覺良好,分明不是我在準備XXD

看到踩高蹺星人心都涼了半截,這才是遊行,這才是品牌爭霸戰。

兩米五的王者之爭好幾回合,爭高是跨文化的共通符碼,縱使長的不怎麼樣,高,就是加分。

很殘酷的現實,怪不得我們都需要陽具,建築亦然,人亦然。

兇猛踩街的狼牙棒,我的腳有被掃到喔,不怎麼痛,可是看它的氣勢腳就痛了。

奇妙的是這幾個龐然大物沒有後續團隊,是我拍照太專心沒有堵到嗎?

撇開戲主題、國家牌,完全打視覺戰,大大成功之後卻完全沒讓觀眾收到戲劇資訊,只是搏版面想紅的話,也真服了他們。

在亞維儂紅,就可以紅到全世界,是醬子嗎。

(7/8補充,問到了,這些是主辦單位的怪物們,為遊行增添聲勢)

歌劇團很多,很認真的打扮但還是吃虧了。

像我這樣只拍照不拿資訊,是有點兇狠的行為,套句俗話就是白嫖。

這樣的事情拜託只發生在別人身上,不要到我們家來呀。(→顯示為完全黑心,算了,白心嫩肺本來就不是我的主打)

前陣子看了部落客馬克的希特勒事件,還以為歐洲人不喜歡有人靠希特勒的臉賺錢,可是總有這麼一些,還是他們比較知道界線在哪裡呢。

經過同志遊行的洗禮,比較免疫了的變裝皇后。

信心完全被擊垮,相對比起來,台灣團走的難不成是極簡路線,曖曖內含光嗎?

來到台灣團排隊處,劇場人都身經百戰沒在怕,立刻排好陣頭和想對策。

因為自己慌張,所以也把三缺一的男孩拍的荒涼。

團隊開始熱身,很不像官的駐法代表呂慶龍、巴黎文化中心主任陳志誠帶隊耍布袋戲。

拐個彎,名為遊行的浴血戰鬥正式開始。

因為道具、排練時間異於常人的自由擊,感覺比較像音樂人而不是劇場人,但台灣團的態勢全靠他們打頭陣,很像童年裡那種鼓掌娃娃。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人必自嗨,而後人嗨之。

自由擊結束段子,毛梯上場,幾個拍子裡演出和投影互動的段落。

有些難呈現,有些吃虧,不過雪甄轉很快,把時間都讓給其他團隊,她表演走路就好,畢竟她們有超級搶眼的鬼娃娃頭酷卡和海報,打視覺戰就好。

去回都遇到的陪站(戰)台灣遊客不只一團。

三缺一的偶戲也比較不好打,但是挾帶著首週買大送小的優惠票價,還有可愛男孩,讓每個時間切面都是最美的畫面。

一發動就會脫隊很久,但有核子彈威力的水影舞集。

終於有遊客技癢,加入瘋癲行列。

吸引很多鏡頭的睿君,好神啊,高溫下妝都貼好好的。

陪站又一團,到哪裡都溫暖的小島小民,真是泱泱寶島。

看到水影舞集很多人都會說,日本人?中國娃娃?這時趕快發射DM讓他們閉嘴,當然,要神級的巴文中心人員和各團的法文隨扈才做的到。

我這樣沒用的傻逼只能貢獻丹田,荒野一匹狼,嗚嗚嗚。

台灣男孩負責陪人玩給人玩,美的冒泡的台灣美女貢獻臉蛋。

台灣團的戰車,水影舞集的水影寶寶。

其實主視覺要再俐落一點,頭條、重點、收視率,最好一張海報上不超過十個字,讀者都是很懶散的。

駐法代表帶大家喊口號,「Taiwan calling, Condition desSoies!」

台灣號召,在絲品劇院。

絲品劇院超難念,念了兩個小時下來,發音很像「老公低胸得殺!」

完全是中文空耳,別來戰。

需要坐輪椅的民眾一字排開,水影舞集演給他們看,美麗畫面在教皇宮轉角前,再加一。

剛好在劇院走流程的莫比斯也來匯合,教皇宮籃下無人,台灣團在禁區大耍牛脾氣。

對焦聲快門聲響不停,場子都是台灣的了。

東冬到哪裡都可以發爐,聲音幾乎貫穿靈魂,可以把你洗乾淨,也有讓你下場亂舞的能力,太魯閣族子民把賽德克續集搬來法國演了。

亞維儂教皇宮的雕像,看著要塞興衰、又重新上色。

焚風拂過臉龐,一吹好幾世紀。

矮油,幹嘛耍詩意呢偽文青。

遊行完,自由擊回絲品衝排練,莫比斯上街,擊鼓吹笛,自己遊行。

幾位大哥鏡頭感都很好,超級上相。

法國酒莊的騎士團,表揚對文化交流有貢獻的陳主任,用古禮加冕,天啊我連電影畫面都看到了,此生足夠。

上戰場前的最後晚餐,亞維儂明天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