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殭屍上法國新聞?亞維儂教皇宮之役

今天台灣團隊打的是教皇宮之役,三個團隊到亞維儂的教皇宮受訪,巴文中心本地公關找來的電視台會來拍,據說是頗大的電視台。

水影舞集穿上傳統服飾,一跳一跳搞笑演趕屍,雖然不在宣傳策略裡,但這天外飛來一筆很不錯哩。就跟文章標題和文章不一定要有關係一樣,做過文字工作、或曾受騙的讀者,應該都知道意思吧,再次為我亂下標題道歉。(逃走)

通往教皇宮的路上也有海報牆,台灣團隊的海報不在其中,可能一開始跟路不熟吧,亞維儂路很不好認,前幾天都在迷路狀態,可能大家事後會來補。

已經比約定時間提早十多分鐘,但其他兩個受訪團隊都已經到了,服裝跟化妝都很殺。東冬穿著正式傳統服裝,鼓手黃子翎全白妝容也是超吸睛。莫比斯臨時起意將教皇宮階梯作為舞台,層次感渾然天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原本的舞台就長成階梯狀。

自由擊是裝台最複雜的一個團隊,打擊樂器搬上搬下,要比其他團隊都還早出發。原本善良的夫子們染頭髮帶全妝,好像地獄裡出來的人一樣。

我最喜歡劉冠萍漂白再染的藍色光圈,還有水滴妝。

除了三缺一、毛梯在家努力排練,上街三團都在暖身走位,跟觀光客聊天宣傳。

今天老天爺賞臉,讓亞維儂大晴天,配上教皇宮的背景,相信電視台一定可以拍很美。

水影舞集正式演出必須踮著三寸金蓮,但他們可能沒有想到在教皇宮前廣場這種石子路上宣傳,也要踮這鞋子,走起來相當辛苦,讓人心疼。

舞者基本上要起笑了,但怎麼撇嘴歪臉也很可愛呢?氣質就是不同。

巴文中心找來的當地公關,非常給力,給推給讚。

電視台開拍,第一團表演的自由擊,聲勢浩大吸引許多人。

各團設的點很近,同時表演會干擾到對方;電視台記者又是一秒鐘幾百萬上下,為了省時間,一拍完該團就得驟停,讓下一團可以順利表演受訪。

雖然很突兀,對現場遊客有點尷尬,但也是為了打台灣團體戰。

巴文中心表演藝術專員雅雯這幾天像管家婆一樣,照顧台灣團隊大小事,之後就會回巴黎辦公,最後一週再回亞維儂為藝術節收尾。

現場演出可以了解觀眾很直接的討論,小學生看到男生跳妖媚的舞、聽不懂的歌聲和台詞,很直接笑出來,很想打他們說這是藝術,但想想自己小時候也是這樣直接的情緒反應,要求小孩懂有點太超過了;還有些觀眾當場攝影上傳Youtube說,幫你們打廣告。

感動的是有些觀眾問「是Thailand泰國嗎?」,他的同行夥伴或是路人直接幫我們說明,「不,是Taiwan台灣。」

歸途又再度迷路,但看到很多海報牆也值得。

媒體採訪和觀光客圍觀,畢竟不一定代表票房,團隊還需要再踩街努力。

水影的舞者躲車,好促咪的畫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