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維儂黃金週,就怕下好離手!調整戰略再出發

亞維儂這個南法小城,等待藝術節這每年一次的繁華。每天一千多場戲,持續演個一個月,然後這一個月就可以養他們一年。

可以感受到大街上的蕭條,連我第一次來的人,都覺得世界排名前幾大的節慶不應該只有這樣人潮而已,為藝術家們的飯碗感到擔心,演員們汗涔涔也包緊緊,每天衝踩街宣傳,就希望可以加菜。

藝術節到14、15日,第二個假日是很關鍵的時節,大家叫它黃金周,免費演出、媒體戰、各式宣傳絕招都要大力使出來,這是讓口碑傳出去很重要的時節,之後大家要看什麼戲,時間和花費都訂好了,下好離手就難再接受你的遊說,票房再出不來,就差不多可以打包回家了。

三缺一劇團黃金周最後幾天要衝了,下午跟晚上都要上街拉客。改變之前主打小孩的戰略,他們改在大街上安靜的演小戲,跟路過駐足的觀眾仔細說明。

不要小看一對一解說,除非是娛樂性很高的大眾戲碼適合當街大鬧表演,這樣一個個向人解釋有深度的小戲,可以紮實拉到客人呢!

會不會太認真?三缺一成員的法文筆記都傳好好,聽說保證絕對一模一樣的發音!

法國人聽到演員用不流利的道地語言宣傳都頗感動,但接下來他們就會回覆一串法文,然後演員就只能恩恩點頭帶過,哈。只有少數很快轉過來,用中文和英文打招呼,讓人感覺挖法國人不再那麼冷漠。

大陸團也來捧場台灣戲,謝謝對岸的捧油(揮手帕)水影現在票房都爆滿,請團直接跟劇院連絡預約;鄭成功很快和他們打成一片,不過對話實在爆笑。

大陸青年:「唉呀我們也想看,但我們演的時段也是你們這個時段呀。」

鄭成功:「唉呀真不巧,那趁休息時候來看。」

大陸青年:「我們沒休息的!」

鄭成功:「我們也是這次唯一沒有休息的一團啊!」

是不是這麼沒緣呀,牛郎織女XD

雖然說三缺一策略不打小孩戰了,但是有羞赧又自動貼上來的小孩,為何不搭訕呢?這個洋娃娃好漂亮,幾個微笑讓人心都酥了。

想想我們在沒有發展文字系統之前,也是可以靠微笑和肢體迷倒眾人的吧!感謝默劇偶劇,讓我們不忘朝小孩看齊。

男孩在路邊選點坐定,安靜表演吸引會注意到的人。

最妙的就是用外語講半天,發現對方是自己人來著,台灣情侶又一對!鄭成功順便來個口頭亞維儂藝術節導覽,整個歷史機制的迷人和殘酷點,讓這對情侶聽得嘖嘖稱奇。

在亞維儂,裝扮怪異者有之,呼嘯過街者有之,哭笑倒地者有之,看到什麼都快要免疫了。

隨處可見的路邊演出,在亞維儂,什麼都是機會,有人會遇到貴人,從此猛簽大型商演環遊世界,有人會票房慘澹鎩羽而歸,現在還是黃金周,什麼都有可能,就是不能放棄。

看到每個鏡頭也都要微笑,你永遠不知道湊上來的人,是想白嫖留紀念照,還是另一個貴人,比方說,Off官方網站的記者,還很用力的給了你鏡頭。

恭喜三缺一的小垃圾男孩,上電視了!

住很近的毛梯和三缺一劇團,每天對門一開就可以開跨團會議。包括行政上面的流程改進、疏失檢討,有時是官方訊息傳不到的角落,由他們彼此補上。

我的相機難以捕捉夜晚宣傳,教皇宮後方巷子裡,三缺一劇團演著小戲。9日已經有法國大報《費加洛報》(LeFigaro)記者來看表演,跟他們要了資料,希望文章能順利露出。

10日上午電視台France 24來拍毛梯劇團的雪甄個人秀,事前劇團就發了很多VIP票,以宣傳性質為主。

電視台記者很早就來準備,巴文中心陳主任和雅雯也早早來協助。

媒體邀請都是很早之前巴文中心就發送出去,等到媒體實際來下榻亞維儂才會進一步連繫,放長線釣不知道如何的魚,想必大家心裡都很糾結。

宣傳場觀眾席額滿,希望電視能拍出好看的畫面播出。前來幫忙的台灣團,水影舞集就人太多無法塞入現場,但互相幫忙的心沒有任何抱怨,繼續出發踩街行程。

看到的景況遠遠超越過去我25年的生命經驗,在這裡藝術是文化歷史,是可以賺錢的產業,亞維儂這個老牌子,為世人樹立榜樣六十多年。歐洲人都打從娃娃時期看戲聽音樂的,這個情形在台灣不可能有,我們習慣把孩子塞到書桌和辦公桌前,一放就是一輩子。

跟大製作、大成本、客人多的IN藝術節不同,Off 經費少,藝術家們在街頭演出,期待把客人吸引到劇場坐坐,期待加菜錢、期待一炮而紅。

每天一千多場的表演,持續整整一個月,背後有多少的生命故事,堆疊這個節慶的熱血。